神圣计划客户端网页版官网—神圣计划客户端网页版官网

白衣青年和其他牧灵宗修士都在远处望都未望这

 虬须大汉乃是一位金丹修士,浑身笼罩在青色雷电中,他一怒,威能何等恐怖。噼里啪啦,虚空中就有电光炸过,周围数十株高达百丈的古树,更是被当场炸为粉碎。空气中,一道道又一道青色闪电纵横,环绕在虬须大汉身上,充满着无尽危险之意。
 
    而直面他威严的陈凡,更是只觉如山压下,以陈凡为中心,方圆数十丈内,所有草木,同时似被无形的手掌压入地面,那恐怖的威势,甚至凝聚成实质般,让空气都为之凝结。
 
    “嗯?”
 
    陈凡眉头微皱,眼中闪过一丝不悦。
 
    大汉虽强,但只是相对付强、红衣少女来说。在陈凡看来,不过区区金丹中期的小修士罢了,所谓的恐怖威压,更是如清风拂面,连陈凡一袭衣角都无法撼动。本来陈凡不想和这种小家伙计较,他在天荒,屠戮的金丹,以成千上万计算,但大汉的语气,明显针对陈凡。
 
    “嗡。”
 
    悬在陈凡身后的木系飞剑,猛地绽放出朦胧的淡青色剑光,被激发出来,环绕陈凡,划出一个又一个弧线,隐约有森森剑气被激发,把陈凡方圆数丈内,形成一道无形剑圈,将所有的威势,全部抵挡在外,不受丝毫影响。
 
    “有些意思啊?”
 
    虬须大汉诧异。
 
    他是知道,自己的威压和凝视多恐怖。宗门中,很多长老嫡系弟子,直面自己双眼怒视时,也会两股颤颤,但这看着寒酸的先天小修士,竟然丝毫不受影响?虬须大汉正要继续施加压力,看看陈凡底线时,旁边的付强已经匆忙道:
 
    “丁执事,快请住手,这位道兄,之前救了我们,绝非凶手。”
 
    在付强催促下,红衣少女也不得不轻启朱唇,稍稍解释一下。
 
    “嗯?”
 
    虬须大汉也就是丁执事,他不在乎付强,区区一外门长老弟子罢了,若是他师父破法真君来自然两说。但红衣少女,丁执事却必须卖面子,女子背后,可是站着一位在牧灵宗也高高在上的老祖。
 
    “付师弟、张师妹,你们没事就好。”
 
    丁执事笑了笑。
 
    尤其目光扫过地上数十株血树妖尸体,见它们身上致命伤,明显都是飞剑穿心,一剑毙命。眼底也闪过一丝诧异。丁执事可是知道,付强与红衣少女两人,修行的都非剑术。
 
    “此前危机,我和张师妹两人,都被这群血树妖困住,身上携带的符箓基本用光。救援烟花也放出,只能苦苦待援,若非这位道兄路过,一剑诛杀血树妖,我和张师妹未必能撑到执事来救。”付强拱了拱手,详细解释之前之事。
 
    “剑术高绝?”
 
    丁执事扫了陈凡一眼,不置可否。
 
    付强只是区区凝丹期修士,自然认为陈凡剑术极高,深有拉拢价值。但丁执事已经是金丹中期,距离金丹后期大真君,只差半步。到他这层次,不成金丹,甚至不修成中五品以上,根本没有任何价值。陈凡剑术再高,可媲美剑术真君,但终究只是剑术罢了。
 
    丁执事若执意下手,一道雷法,把方圆十里都炸成齑粉。任陈凡剑术再强又如何?
 
    所以丁执事态度显得冷淡,只是对陈凡微微颔首,便不再理会,反倒对张姓少女嘘寒问暖。
 
    “付师兄,张师妹,你们没事吧。”
 
    这时。
 
    嗖嗖嗖,又数道遁光,从极远处飞来。
 
    遁光降下,是牧灵宗弟子来援。从这里,就能看出牧灵宗的底蕴,不愧天木星三大宗。来的弟子中,凡是先天修士,必然法力深厚,根基雄浑,远胜一般先天。而结成金丹者,则基本都在中五品以上。甚至为首一位白衣青年男子,威严深重,赫然凝成上品金丹。
 
    “大师兄。”
 
    见到那青年,连付强、丁执事都神情一变,慌忙拱手。
 
    “嗯。”
 
    白衣青年眼眸开合,精光闪耀,浑身笼罩在一层又一层的灵纹中,周身隐现威严,对众人都只是一眼扫过,只有看到张师妹时,才轻轻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“罢了,既然没事,就赶紧启程前往生灵井,孙长老在等我们。”
 
    青年惜字如金。
 
    “陈道友,那是我宗大师兄齐枫,有‘灵纹真君’的称号,一手灵纹秘术,横绝天木。你一定听说。”付强自来熟,打听陈凡姓名后,就满脸笑容凑过来邀请:“生灵井即将开启,陈道友不如随我等一同前去。这生灵井只对我三大宗修士开放,道友若前去,付某一定为道友争取个名额。”
 
    “不用了。”
 
    陈凡正欲摇头。
 
    旁边红衣少女已经不耐烦叫道:“付师兄,快走啦。再不去,生灵井马上就要关闭,到时候,又得错过一年悟道点化之机。”
 
    她说着,眼睛扫过陈凡,瞳孔深处带着一丝不耐。
 
    付强还想再劝,陈凡已摇头拒绝,任凭付强再三劝说也无用。
 
    “哼,他不来是自己损失,生灵井每年名额有限,更有古妖圣门大修巡视,决不许三宗之外修士沾染。我看他跑过去,只能吃个闭门羹,白跑一趟。”
 
    红衣少女轻哼。
 
    “张师妹。”
 
    付强无奈,最终只能对陈凡点了点头,跟随大部队匆匆而去。从头到尾,白衣青年和其他牧灵宗修士,都在远处望都未望这里一眼。
 
    龙不与蛇交。
 
    他们是高高在上的牧灵宗弟子,天之骄子。而陈凡只是区区先天散修罢了,两拨人的命运,从一开始就注定。
 
    “陈道友既不愿去生灵井,那最好还是折返绕过此地。这生灵井非三宗修士,决不可入。那些守护的木妖很凶残,对三宗之外修士下手毫不留情。道友日后若来我牧灵宗,一定要找付某,付某扫塌相迎。”
 
    付强最后诚恳说着。
 
    但陈凡反应冷淡,气的红衣少女冷哼一声。旁边的牧灵宗修士,更是脸色不好看,连那个大师兄齐枫,眼底都闪过一丝不渝。
 
    “走吧。”
 
    齐枫说着。
 
    最终,付强只能遗憾而去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